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学院新闻 >> 正文
    学院新闻

    激起浪花千重 海南文化界人士谈《大国崛起》

    2008年12月22日 11:36

南海网 http://www.hinews.cn 2007-01-16 3:37 来源:南海网-海南日报

南海网1月15日消息:

海南文化界人士谈《大国崛起》

廖述毅(海南日报主任编辑):世界眼光对当代中国极端重要

所有以政论为主要内容的电视片,能刺激各个阶层的神经,吸引各类人群的眼球,必然是立足现实难题,以鞭辟入里的理论分析为人们提供方向性启迪的作品。《大国崛起》说的是近500年来9个西方大国的兴衰沉浮史,但其最终的指向却是:中国能从中吸取怎样的普适性的成功经验,并将这些经验溶入到独具特色的中国现实中去,化为指引国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智慧源泉。

随着经济实力的迅速增长,大国之梦开始在国内各个阶层弥漫,极端的例子是数年前流行的中国可以说“不”的躁动。说“不”当然体现了一种尊严,但它与生俱来的狭隘心襟,很容易导致对世界先进文明成果的拒斥,以及对自身深层次的短处视而不见。而“和平崛起”的提法,则体现出海纳百川、睦邻友好、携手共进的可贵胸怀,这是真正的大国气度。

问题是怎样才能和平崛起,可行的路径在哪里?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,中国国内也出现了不可忽视的困境:环境资源的压力,贫富分化的压力,由不诚信导致的市场失范的压力,就业的压力,包括教育、医疗、社会保险在内的公众福利的压力。在这样方兴未艾的历史时刻,借助世界其它大国崛起的成功经验,无疑会激发更多切实可行的思路和实际操作的办法。

历史总是能昭示未来。在今天的全球化浪潮中,任何一国只有入流才能强盛。要入流,就必须深入了解过去的潮流,积极寻找共同的历史规律。《大国崛起》为国人打开了一扇窗。

王小妮(海大人文传播学院教授):影像信息和力度的乏力

面对着美感和真实,哪一个更具直接说服力,是不用争辩的。

然而,完全运用影像手段说话的电视专题片《大国崛起》,它的初衷是以摄像机的全视角,为观众追溯和梳理世界上几个“成功的文明”在近现代的强国历史,基于这个宗旨,这部看来是倾尽心力拍摄的系列纪录片的失当处之一,恰恰在于主创者在影像选取运用上的舍长取短。

欧洲是影像技术的发源地,有世界上最发达的博物馆文明和理性的实证观念,一贯注重历史证物的保存和作用。而拍摄地大半都在欧洲的《大国崛起》,全片始终以一个仰视者的视角在流连和仰慕那些“大国”的陆地山川古堡宫殿,试图把它们拍得比真实本身更富有美感,而自动放弃了最有说服力的视角:从历史变迁的纵深线索去挖掘那些普通人曾经经历过的苦难生活,注视他们在今天的更自然状态中的民生。仅仅举一个例证,在德国的博物馆里很容易见到这样的图片:20世纪40年代末期,在寒风里挤作一团的女人们沿街排着长龙等待买面包,手里捏着配给的票证……

一部意在以信息和力度支撑的纪录片,自我消解掉着信息,放弃着真实,大量采用了风景明信片似的画面,只能是一部配合着政论片画外音的,停留在视觉美感层面的旅游风景片。

放下画面说内容,人人皆知,文明是演进的结果,文明本身带着无数的不可复制与不可操控性,即使是今天被世人以成败论判定的“成功的文明”,依旧和是否大国又是否崛起,没有必然的关联。

徐敬亚(批评家、诗人):应该拍“小国崛起”

拟人化地说,有的电视纪录片是一个思想者,而《大国崛起》只是一个平静的没啥脾气的记录员。然而,也恰恰正是这种平静和客观,对于我们这个屡经磨难的民族来说也是一种历史性的进化与颠覆。中央电视台能如此宽宏大度地(而不再是如历史教科书般悲愤地)扫描500年的世界历史,这已经是超越前人的进步。

《大国崛起》历数9大国崛起的最后截止期,是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。可惜中国人没能在那个时期,即30年前拍出这样的片子。

依我看,此类带有恢复性历史观照意义的片子可以拍,也可以看,但中国老百姓可能并不关心什么大国崛起不崛起,他们更期望看的片子是关于自己民族命运的东西,关心现时的中国与世界各国人民生活细节上、文化上、体制上的比较。

看完了这部片子,谁都会想到世界500年以来崛起的大国应该是10个,那个被隐去的当然是时下正在崛起的中国。于是,我想《大国崛起》应该有一部续集《中国崛起》。把中国近30年来的发展从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民生等各方面与世界文明进行一次全面的对比与梳理。

我也想到,500年来,世界上不仅出现了很多成功的大国,也产生了很多非常成功的小国、中等国。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小国的崛起,可能更和平,更实惠,更安详。比如北欧、中欧的福利型国家,比如几个富裕的中立国家。他们在国际事务中可能比较边缘化,但这些国家的人民更富裕,也更幸福。人类最终追求的目标,不是强盛的大国,而应该是民生的幸福安宁。

杨诗粮(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):中国的绿色崛起

最近一个时期人们的话语中“崛起”这一词出现的频率比较高,官方语言把中国的十几年来的巨大变化叫做“和平崛起”,为了缓解“崛起”的冲击力,外交辞令又把“和平崛起”写成“和平发展”。

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有些外国人看着害怕不足为怪,我们也不要太在意“中国威胁论”。你想啊,旧社会中国人是趴着的东亚病夫,如今是屹立的东方巨人,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。我们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民族,明白自己的斤两,明白自己的国际地位。中国的经济改革是成功的,但仅此还远远不够,还有漫长的路。

中国的崛起应是绿色崛起,不会对是世界构成威胁。我很赞赏瑞典的强大,它拥有世界上强大的军事科技,无论是陆军、空军还是海军的战斗力,都不逊色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强国,即使是二战时的希特勒德国和冷战时期的前苏联,都对它敬畏三分。两百多年来,瑞典在历次战争争端中均保持中立,它不仅不侵犯他国,还常为被欺负的国家抱不平。我更欣赏19世纪著名俄国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说过的一段话:“真正伟大的民族永远不屑于在人类当中扮演一个次要角色,甚至也不屑于扮演头等角色,而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。”

大国崛起的梦我们必须圆,世界会欢迎中国的绿色崛起。

《大国崛起》引发网上热议

■王子雄(南海网新闻中心编辑)

纪录片《大国崛起》在央视已热播结束,网络上的各种议论却持续不断。笔者浏览了天涯社区、凯迪网络和阳光岛社区等海南几个网站,关于《大国崛起》的讨论归纳如下。

如许多网友说的,该片之所以受到极大关注,其重要原因:中国在改革开放二十几年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时至今日,崛起的态势可以说比较明显,但中国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方式带来的问题也日益凸现;同时境外媒体大肆渲染“中国威胁论”,一些国家虎视眈眈。因此,中国发展的每一步都可以说是充满挑战。《大国崛起》通过“解读15世纪以来世界性大国崛起的历史,探究其兴盛背后的原因”,契合中国人就当前发展进程中出现的问题寻找解决办法的需求,也迎合了人们对国家发展前途和命运的普遍关注。《大国崛起》受关注,实质上是中国发展进程受关注的体现。也有人认为,“《大国崛起》的缺陷很明显,那就是它的‘解读’和‘探究’,都是在一种意识形态,即自由主义历史观的主导下进行的。意识形态给历史审视带上了一副有色眼镜,自然会遗漏、遮蔽许多真相,扭曲画面。”

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在看到众多网友的议论后,笔者想就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谈谈自己的看法。

第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,《大国崛起》从最初推崇荷兰的商业文化,慢慢地变成欣赏英国和美国的制度,可到最后竟然高呼“技术万岁”,堕落到技术层面的低级崇拜。认为该片纯粹是一个未完成的作品,是一个半拉子的文化工程。笔者认为,一个国家的兴盛应该具备多种成因。目前衡量一个国家的国际影响力,主要是体现在军事、政治和经济几个方面。而影响这三个方面的核心就是“技术、制度和文化”,概括地说“技术优越是前提,制度先进是保障,文化优势是基础”。而这些,恰恰是《大国崛起》所全面涵盖的思想主线,应该说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有重要的借鉴意义。

另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,《大国崛起》浓重的笔触描绘了制度在推进一个国家富强过程中的巨大作用,然而,制度背后又是怎样的因素?制度是否只是形诸于书面的规范?这对中国政治民主进程又能有什么意义?这些都无法在该片中获得答案。笔者认为,《大国崛起》作为一部平和、理性看待世界强国发展历程的纪录片,仅仅靠几十分钟来把一个国家发展的细节说得完整无缺是不可能的。电视作为一种大众传播手段,不可能把历史发展的进程的每一个步骤都记录清楚,因此可以说《大国崛起》能做到把基本历史进程说清楚,已经很让人欣慰。我们相信,《大国崛起》对中国法治进程能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。

第三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,在讲述九个大国崛起的过程中,有两件事被“理性”与“痛苦”地舍掉。其一,资本原始积累的赤裸裸的剥削、掠夺。其二是疯狂血腥的殖民扩张。《大国崛起》作为讲述历史进程的纪录片,忽略“资本原始积累和殖民扩张”是一个难以想像的事实。笔者认为,不容否认资本主义的发家史是“一部赤裸裸的掠夺史和剥削史”,但该片作为以客观、中立的中国视角看待他国发展的历史文献,片中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看待资本原始积累和殖民扩张,就是讲述战争和贸易。不能说如此的叙述能完全反映“资本原始积累和殖民扩张”全过程,至少不应该说被忽略。

中国迫切需要了解世界,而《大国崛起》带了个好头。不管是对《大国崛起》持一种什么样的观点,作为一部借鉴历史资源为中国发展提供经验教训的纪录片,它对中国现代化进程都将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。

《大国崛起》:激起浪花千重

作者: 责任编辑: 杜博

地址:海口市美兰区人民大道58号 (邮编:570228) 学院邮箱:rwcbxy@hainanu.edu.cn  院长信箱:rwyz@hainanu.edu.cn 书记信箱:rwsj@hainanu.edu.cn 综合办:0898-66289175 教务办:0898-66279134 学科与科研办公室(研究生):0898-66260275 传真:0898-66289175 

友情链接

中国语言文字网 蓝网 当代文化研究网 海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海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家社科基金委员会 海南省教育厅 海南省人力资源开发局 研究生招生信息网